踏踏

🐷杂+🐶儿子

【杰宝/锅吧体】如何看待蓝公主这波“鱼死网破,今晚就走”

透你🐴 lof的G点真的无解,抽象话都给爷屏蔽


策划亲奶奶必被我孙哥用双节棍安排


内容过于恶臭电竞☁️玩家小粉红慎入


链接:

https://shimo.im/docs/vuFHvDZdPPIhdgnM/


———————————————————————







我们狗牌队下路组新赛季继续加油嗷


我们s8🏆辅助就是世界第一不接受反驳,狗儿子自己喷喷就完事了,你们算个屁


8⃣️强酸辅粉再碰瓷亲🐴biss嗷😬



关注我的有喻史党的赶紧取关我操你🐴的

我就aoe了,我就觉得电竞母🐶不配有🐴

我他妈杀皇杂但从来没有公共社交媒体上说过你宇电的选手的一句不好

嗑cp是为比赛无聊之余快乐一下,zqsg本就没🐴

你他妈竟然有恶毒cp粉在微博骂小宝


还一本正经的替你8强辅助清除异己?


顺便,酸明8强辅助的话我还记得呢😊


“决赛我上我也有机会?”


感情ig赢了小宝没赢?rng输了酸明没输?

我不打tag,首页如果有喻史赶紧取关

再骂小宝和ig你全家biss嗷,你主队来年必爆炸


你主队不爆炸你亲妈爆炸😊


抱歉,s8冠军辅助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8强碰瓷辅助gck😊

【shykie/锅吧体】李涛,duck是不是lpl最幸运的上单

建议x杂慎入,因为我在疯狂口嗨

题目和内容严格不符,大哥的出镜率大概只有0.1%?

谢谢小ig让我这个狗儿子有了嘴臭的资本

我这一个周下来扛吧都快10级了,臭弟弟你们呢😊

不说了,开🐛!!

—————————————————————


1楼


不是dark?




2楼


我🏀⚽️你把人家的id先打对再发帖吧。




3楼


“相赫,我又拿世界冠军了,你呢?”




4楼


楼上这群弟弟说你🐴呢,没有透过🐔真主的上单算个🔨的幸运。




5楼


圣枪哥:那我岂不是…




6楼


不亏?(京城贵妇脸




7楼:


呜呜呜,说起来羞男才是最大的人生赢家啊




8楼:


世界冠军和鸡真主,我全都要.jpg




9楼


我先酸为敬




10楼


我19岁,是拳头亲封的世界第一上单,出道即世界冠军,还有全lpl第一中单给我透,你们呢?




11楼


别说了,我要去ig基地拿98k狙击羞男这批了,等我弑神成功,诸君记得逢年过节给我烧个肉鸡。




12楼


龟龟,阴间透批?你可真是个弟弟。




13楼


羞男真丶人生赢家,呜呜呜,酸死爷辣




14楼


京城贵妇这波血亏啊。




15楼


“宝宝,我和我的s8冠军都很想你,骗你啦,我没有冠军,也没有你”




16楼


羞男:8好意思,我有,我全都有




17楼


楼上你是👹吗?




18楼


不得不说,ig的内部消化做的是真彻底啊




19楼


透你🐴,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凭什么他一个队就能出两个omega啊!这批队买菜必加倍!




20楼


完全不给机会啊呜呜呜,这么说来,圣枪哥当年是交了多大的🐶💩运啊




21楼


呵呵,有个🔨用?




22楼


圣枪哥:为什么我的船长没有筒子呢?




23楼


龟龟,有画面了…那场羞男至少点了炫君20个筒子有吧?




24楼


不止,除了🐔真主这个圣母心,面对老情人手下留情了只点了一个,剩下的四个人眼里只有筒子。炫君儿游戏体验极差。




25楼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渣男Biss




26楼


自己的老婆还被老情人惦记着,搁你你也炸。




27楼


那羞男这性格不适合玩团队游戏,动不动就爆炸这谁顶得住啊,鸡真主这日子可不好过啊。场上安抚完了场下安抚,这过的得是什么日子啊。




28楼


不如把我棍桑也买来,共同口嗨共同爆炸,s9上演ig自爆中上现场表演全武行。




29楼


我寻思也不知道比赛让不让带唢呐。




30楼


再把阿澡买来,补齐ig最后一块短板,成了,宇宙战队,小ig这下子真的起飞了。




31楼


我🏀⚽️你摇了我小ig吧。




32楼


以阿澡自带的恩断义绝buff来看,鸡真主那个小身板必打不过鞋男,鞋男拎着鸡真主的脖子跟那个母猫叼耗子似的。




33楼 


鞋男这个也太秀了8




34楼


然后天天4保1,转会半年ig解散。




35楼


再然后,🐔大捞逼?ts只会拿坦克混?成了 




36楼


宝蓝:ig都是我恰瑞?




37楼


水皇:guna




38楼


ig这个队三路对线无敌,前期节奏全在自己这边。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羞爹的老司gay起来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司机#(滑稽)




39楼


这批的老司机大招不是用来撞人的,是用来逼走位的。




40楼


他的老司机比赛中撞不到人,可他晚上却能巨龙撞击🐔真主,我好酸啊呜呜呜




41楼


建议ig不要约训练赛了,日常中上solo就完事了。




42楼


不好吧,游戏里solo完了还要真人solo,羞男才19岁,血气方刚的年龄,这谁顶得住啊#(滑稽)




43楼


呜呜呜,羞男夺妻之仇永世难忘#(怒)




44楼


热晒明显是外表儒雅随和,内心暴躁的雅痞,我记得赛前是阿p把id改成了iloverookie吧,这看这批半决赛来中路了几次?




45楼


杀戮的欲望,正在高涨#(滑稽),他说他在劝架,你看他一死,ig其余4个全退了。




46楼


呜呜呜,🐔真主对羞男呼之即来招之即去,属实带恶人。




47楼


“快住手,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




48楼


发语音?




49楼


你别看羞男比赛的时候死🐴脸,赛场下那小手牵起来不要太自然,🐔真主被他牵着走在后面跟个小学生是的。




50楼


楼上你怎么骂人呢?




51楼


佛辣,打比赛也是死🐴脸




52楼


捡不到🏮这种严肃的事情我要笑吗?对着你轮子🐴的遗像笑吗?




53楼 


你个批国籍不想要辣?




54楼


不要光看表面,晚上在床上,羞男说不定扎着马步,按着腰,恨不得把蛋都挤进去。




55楼


是真的,我是羞男的蛋。




56楼


是真的,我是他们的床,他们晃得我脑壳疼




57楼


我是羞男用剩下的避孕套,我怎么没见过你?




58楼


羞男:没想到吧,爷喜欢内射,不带套。




59楼


呜呜呜,tony🐴爷这就去抓个60e恰一恰,酸得爷批爆




60楼


呜呜呜,鸡真主,答应我,你的嘴只用来恰饭好吗?




61楼


我寻思着这夺冠的年年有,但夺冠后把老板凉在一边疯狂秀恩爱的,也就🐔真主和羞男能干得出来。




62楼


龟龟,楼上你说你🐴呢,你是羞男你看到🐔真主在一边偷偷流眼泪你不抱?你不上去把人家按墙上日?




63楼


给羞男看的g2梆硬,晚上🐔真主在床上哭的更厉害了。




64楼


【图】.jpg


我混进了校长包下的夜店庆功宴,你们呢?




65楼


现在是我混进去咯




66楼


成了,现在我也混进去了




67楼 


我佛辣,人均偷男,尊师德云色?




68楼


龟龟,你们都不看照片嘛,鸡真主这就坐上大腿了?




69楼


🐢🐢,你就是当代列文虎克?




70楼


鸡真主在羞男身上哪没坐过?我记得有一次不是有狗儿子拍到过羞男背着🐔真主在他们基地那个小区的便利店附近吗?都是情侣基操,臭弟弟们酸就完事了。




71楼 


呜呜呜…tony🐎羞男你手牵这么紧干嘛🌶️




72楼


🌶️你去找物管啊




73楼


龟龟,看他们那个脸色,这喝了多少啊,这晚上羞男来了性致了鸡真主不得跟渡劫是的。




74楼


夺冠不透批庆祝?羞男出个飓风+羊刀,一晚上透6次鸡真主。




75楼


🐔②不想要辣?




76楼


呜呜呜羞男我V你50,能让我也透一哈🐴?




77楼


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78楼


我寻思这姿态也妹透过🐔真主啊




79楼


贵妇属实舔🐶届的耻辱 




80楼


要不是真心喜欢,谁愿意当舔🐶呢




81楼


你们就想想春季赛的姿态,船长站在高低水晶后面眼睁睁看着羞男剑姬拆高低塔,看都不敢过去看一眼。




82楼


现在的姿态也能是看着🐔真主被羞男疯狂虚曲,还要默默递上祝福,我哭辣,你们呢。




83楼


the shy:我巴不得姿态死!




84楼


爆个料吧,就夏季赛的时候,ig不是来贵电主场嘛,据说贵妇去ig休息室等肉鸡,然后等了半天,宁王和下路双人组都回来了,中上莫名失踪,贵妇问那两个人呢,然后队里的人都是笑不说话。然后贵妇去厕所的时候,碰上两个人从一个卫生间隔间里出来了#(滑稽)




85楼


来人呀,把话筒塞到你🐴的。。。广场舞小音响,说出你的故事。




86楼


羞男游戏里每分每秒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干死对面,游戏外每分每秒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干自己家中单,🐔真主身上那股子羞男的信息素味…上去握过手的人,懂的都懂。




87楼


我寻思我进错吧了?舔🐶TV?




88楼


楼上弟弟装你🐴呢?换我上去舔,我能舔掉🐔真主一层皮。




89楼


鸡真主在ig什么地位你们都没点批数嘛?ig这几年来开除过几个人?上一个凉了的不就是因为口嗨鸡真主吗?




90楼


暗示🐔真主队霸高强度吃三路+野区,强迫队伍玩单核,四保一中单快乐风男,中路挂机洗澡?




91楼


龟龟,你这不是逆风,你这都进温泉输出了…




92楼


90楼你也想尝尝羞男的大宝剑?




93楼


羞男这个批真的有丶东西,来ig还不到一年,世界冠军和omega都有了,凭什么!




94楼


凭游走gank?




95楼


凭爆炸输出!




96楼


凭…贴脸暴毙?算了,头七都过了,诸君上柱香在走吧呜呜呜




97楼


天不生我咪咪让,LPL上单万古无计量单位#(滑稽)




98楼


所以你准备掀开棺材板爬起来发出腐朽的呐喊了?




99楼


鸡真主开直播了,带哥们🐛




100楼


宣传你妈的主…世界冠军呀~房间号呢?gkd!!!




101楼


呜呜呜,我酸了




102楼


我佛辣,你们ig就没有多余的电竞椅🐴?非要两个人挤在一张椅子上?




103楼


看来是真爱了,带哥们含泪递个祝福口巴




104楼


是不是真爱我不知道,你不gkd你奶奶跳广场舞必跟不上节奏,房间号啊我透!!




105楼


这楼咋没人了?都去看直播找虐去了?

求求你了,再坚持一下下,哪怕一年

不要退役好不好




【shykie】无人所见(abo 二战au)——【下】

dbq,我最近真的无心写车,破比赛搞得我各种焦虑

所以这车烂得呀批,我估计我自己都不敢点开看

emmm…过几天补一篇锅吧体好了dbq呜呜呜

嘴上说着,赢了血赚输了不亏

但尼玛都走到这一步了,输了血亏好吗!

不废话了,赢就vans了!狗牌队给老子冲!

---------------------------------------

点击观看,寡妇鸡被日【x:

https://shimo.im/docs/hTZiqlBDhhME7nSj/

【shykie】无人所见(abo 二战au)—【中】

本来想直接走网盘,但剧情开展太快了,我寻思shy哥听完钢琴直接去人家家里把人给办了不太儒雅随和,所以我又分了一段。


之前和SACO脑补的沙雕小剧场


-同僚:你一枪崩了人家老公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shy哥:我寻思我崩他的时候也没说他有个这么好看的男朋友啊


希望狗牌队继续葱葱葱,我就有机会把网盘内容给安排了


下午一定要加油鸭我的小ig!!!


—————————————————————


在维也纳,像这样隐僻逼仄的街道不在少数。

 

漆黑的汽车开进这条死寂到只有枪声偶尔响起的街道,满地的玻璃碎片折射在车上,被车灯扫过闪着摄人的光彩。

 

车上插着的纳粹军旗在深夜里时隐时现,寒风下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野兽。

 

姜承錄下车后便径直往这栋旧公寓的方向走去。

 

熄灭的壁炉内尚有余烬,被砸烂的名贵钢琴孤零零的立在一边,餐桌上没来得及收拾的餐盘与刀叉无声的回应着这满室萧条。

 

二楼的卧室传来几声断断续续的琴声,姜承錄下意识将手扶在腰间的毛瑟HSC上,向走廊中缓步前行,琴声越发的清晰起来,他按住老旧的门把手,推门的时候木头发出咯吱咯吱的叫声。

 

房间内满屋纷乱的乐谱和报纸,把窗边的钢琴,连同钢琴后面坐着的人都映衬得渺小无比。

 

宋义进伏在钢琴上,凌乱的卷发半遮着他的脸,他的手指随意的按下一个又一个的琴键,姜承錄却从着断断续续的调子中听出来很多沉郁的故事。

 

在战火还未蔓延到桌前繁杂的琴谱上之时,Flandre总喜欢依在那边的桌子上,靠下午茶和他的琴声消磨时间,而我们的大钢琴家偶尔会奏出走调的乐章,为什么会这样呢?原因他归罪于窗外那些聒噪的雀鸣和Flandre总是突如其来的拥吻。

 

“宋义进?”

 

姜承錄拍拍他的脸,居高临下的望着他。

 

年轻的钢琴家在他有些无礼的举动下坦然自若,继续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弹奏,想了想又抬起头问道,“有何贵干?”

 

简短的对话暂时陷入僵局,呼吸错落之间,只听到指甲触碰在琴键上的声音,宋义进轻慢的态度显然惹怒了这位年轻的德国军官,但他的目光中并无半分波澜,他甚至连提前准备的客套话都直接省略了,直截了当的说明来意。

 

“听着,你不能继续呆在这里了。”姜承録抓起那双放置在黑白琴键上的手,扣住他的手腕,“鉴于我们调查过之后发现你和Flandre的关系,我们得把你带走,顺便,和你传达一下Flandre少校的死讯,半个月前就在战俘营,子弹穿过了他的太阳穴。”简单的只字片语话,却夹带着踏破尘埃的愤懑。

 

话音落下一瞬间,整个房间安静得让宋义进觉得好像在做一个梦。

 

昏暗的灯光在打在房间这堵冰冷而潮湿的墙上,一瞬间,寒气自指尖绵延深入五脏六腑,宋义进哆嗦着抬起头,舞会上那双明亮的眼睛里现在充溢着全是眼泪。

 

水珠随着呼吸的起伏颤悠悠地从眼眶滚落,“砰”地一声打在姜承錄的手背上。他极力平复着呼吸,觉得每一秒都是煎熬。

 

在姜承錄没有和他转达这个噩耗之前,没人知道他在深夜将摊开的书信借着窗外的月光一遍一遍的翻看,在窗前失神的望着每日上演的死亡,而自己也只能蜗居在这座公寓聊以慰藉。

 

这样无助的等待持续一个月又一个月,他躲在这件破败的房子里,贪婪地反复咀嚼着斑驳的字迹和字里行间的旧时光。

 

而现在,绝望来的这么痛快。

 

噩耗带来的悲伤伴随着深夜迟钝的倦乏席卷了他的身体,视线被无法克制的泪水变得模糊不清。嘶哑的声音从喉咙里挤出来,却陌生得连自己都无法相信那是自己的声线,他挣扎着站起身看着眼前这个深情淡漠的军官,试图挣脱开他的禁锢,然而他只能无力的支撑起颤抖的身体,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像一具行尸走肉。

 

窗外的枪击声又突如其来的出现了,夹杂着废墟街道里传来陌生德语的喧嚣,子弹出膛,充斥耳间的枪鸣,是这几个月,除了琴声之外宋义进最熟悉的声响,带着生命的肃杀,久久盘绕在巷子上空。

 

一阵踏足台阶的急促脚步声步步逼近,公寓的木门被推开的吱呀声,军靴踩上地板,铿锵的脚步踏过楼梯,随后,一小队士兵在门口站定。

 

姜承録终于放开了他的手臂,他侧头冲着门口的两名士兵点头示意。

 

“带走吧。”

做不到有一说一,就别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借题发挥

爷吐辣,你们呢

小林公主 你的这个头像是真实的吗